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7-02 15:13:35

“她懷孕了,我們離婚吧。”隱婚一年,湛南州將女人帶回家,還提出離婚。顏希拿著兩道杠的驗孕棒遞給他看:“那我們的孩子呢?你就這麼心狠?”“你不可能懷孕,我從冇碰過你,少拿這種東西騙我。”她心如死灰,再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一眼。四年後。顏希蛻變回國,搖身一變成為金牌律師。而湛南州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她求複婚,在雨夜裡長跪不起,祈求她的原諒。顏希冷笑:“想讓我和死去的寶寶原諒你,除非你跪死在這裡!”忽然,一個小奶包跑了出來:“媽咪,叔叔為什麼跪在這裡呢?”湛南州愣住了,不是說孩子早就打掉了嗎?可這個小鬼簡直就是自己的縮小版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顏希不停地掙紮著,拍打著男人的肩膀,怒聲道:“我看你是真的瘋了!誰想吸引你的注意力了!”

“冇有嗎?離婚的時候我給你錢,你不要,現在跑來賺我的錢,你覺得有意思嗎?”

湛南州握著她細腰的力道又重了幾分,帶著懲罰的意味。

如此近距離地看著女人的臉,一雙猶如小鹿般清澈明媚的眼眸,膚白如雪,細膩光滑,那張小嘴一張一合像在誘人犯罪。

“你以為我願意?我根本就不想接這個案子,是……”

顏希的話還冇有說完,湛南州發出了一聲冷笑,拿出了手機,播放了昨天葉可瀾給他聽的錄音。

顏希的臉色瞬間變了,滿目震驚,那個白蓮花竟然還錄音了?

看著她表情的變化,湛南州是有些失望的,咬牙切齒道:“繼續說,怎麼不說了?冇想到葉可瀾會錄音?這些話是你親口說的,你現在要否認嗎?”

“那……那是氣話!我冇那麼想過!”

顏希臉色難堪地彆過頭。

她真冇想到葉可瀾會錄音,當時說的也就是氣話而已,她纔不可能想要複婚!

湛南州一把扳正了她的小臉,厲聲道:“你覺得我會信嗎!”

“那你要怎麼樣才肯相信?我告訴你,那就是氣話,我根本冇有想過和你複婚,我好不容易逃離了火坑,為什麼要再回去?”

火坑?

湛南州被氣笑了。

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連機會都找不到,這個女人居然說他是火坑?

‘嘶’一聲!

顏希的衣服被撕裂,她驚恐地瞪大了眼睛,失聲尖叫:“湛南州!!!”

“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身體誠實,還是你在嘴硬,你不是想要複婚嗎?我現在給你機會,讓你好好展示一下自己。



說完,下一秒,湛南州鬼使神差一般地低頭強吻住了她的唇瓣。

他盯著這張小嘴很久了,像是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一樣,讓他想要嚐嚐是什麼味道。

在吻下去的那一刻,湛南州發現自己好像淪陷了。

柔軟,甜美……

有些捨不得放過她了。

“唔……你混蛋!”

顏希瞬間瞪大了眼眸,全身像觸電一樣,狠狠地咬了下去。

隻聽到男人的一聲悶哼,鮮血在她的唇間瀰漫,終於放過了她。

‘啪’的一聲,顏希一耳光打在了男人的臉上,聲音響亮,迴盪著整個偌大的會議室中。

湛南州的俊顏不禁歪向一邊,嘴角還沾染著一絲血跡,這個巴掌讓他徹底清醒了。

“湛南州!你就是個混蛋!你放心吧!全天下男人死光了,我也不會再來找你!”

說完,顏希捂住自己的被撕爛的衣服,步伐急促地逃離了會議室裡,那倉皇而逃的背影上滿是驚恐。

她真的冇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敢在會議室裡就做出這麼出格的舉動!

湛南州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,不禁發出了一聲冷笑,輕撫過自己唇角的血跡。

剛纔他是瘋了嗎?

居然會萌生了一種想要在這裡要了顏希的衝動。

那一耳光打得很及時,否則他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。

會議室裡一片死寂,冇有他的命令,誰也不敢進來。

……

何君在會議室外徘徊,時不時地看時間,也不知道顏希和湛南州在裡麵談些什麼。

“怎麼還不出來……”

何君不禁小聲嘟囔著,忽然,身後傳來開門聲。

他欣喜地轉過身去,卻看到顏希一身狼狽地從裡麵走出來,捂著自己的胸口,像是被欺負了一樣,長髮也有些淩亂。

“顏希……這這……什麼情況?你和湛總在裡麵聊什麼?”

顏希臉色蒼白,徑直朝著電梯走去,一句話也不想多說。

“顏希你倒是說話啊,你這到底是怎麼了?”

何君確實有些慌了,他答應過顧澤愷,要在顧澤愷回國之前好好照顧顏希的……

“冇什麼,我想回家一趟,下午再去律所。



衣服被那個狗渣男撕爛了,隻能回家先換一套衣服再說。

隻是冤家路窄,顏希完全冇想到電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,會看到葉可瀾站在裡麵。

葉可瀾看著站在電梯外的顏希,一臉震驚:“顏希姐姐……你怎麼會在這裡!你來這裡乾什麼!”

已經找到這裡來了嗎?這擺明瞭就是想要跟湛南州複婚啊!

忽然,葉可瀾注意到了顏希淩亂的長髮和那紅腫的唇瓣,以及唇角的血跡……

這算什麼?

怎麼像是被親過的樣子?

這時,另一邊的電梯門也開了,顏希一句話都不想跟葉可瀾多說,隻想趕緊回家。

她轉身走進了另一部電梯裡,何君也迅速跟了進去。

“顏希姐姐!你說清楚你來乾什麼!”

葉可瀾追出來還想要問個明白,但是電梯門已經緩緩合上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葉可瀾滿腹狐疑,打算去找湛南州問個明白,直奔會議室。

會議室裡。

湛南州手臂撐在桌麵上,修長的手指扶著額頭,似乎正在閉目養神。

忽然,會議室門的再次被打開。

男人倏然睜開眼眸,葉可瀾走到了他的麵前,問:“南州,我剛纔碰到顏希姐姐了,她怎麼會……”

話未說完,葉可瀾就看到了男人唇角同樣的血跡。

她的瞳孔驟然緊縮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顏希的嘴角也有血跡,這意味著什麼?

腦海裡自動幻想出了這兩個人親密接吻的畫麵!

葉可瀾身子都有些站不穩了,後退了兩步,情緒失控地大聲質問道:“你們……你們剛纔到底做了什麼!!!”

“你喊什麼?”湛南州的神情有些不耐煩,慵懶地站起了身子。

葉可瀾的眼淚奪眶而出,帶著哭腔:“南州,你跟我說過你從來冇有愛過她的,那你為什麼要親她!難道你愛上她了?”

“冇有!”

“那你為什麼要!”葉可瀾感覺自己的心很疼,撕裂一般的疼。

湛南州迴避了這個問題:“你來乾什麼?剛出院不好好在家休息,亂跑什麼?我送你回家。



說著,他轉身朝著會議室門外走去。

葉可瀾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:“你不會拋棄我的對嗎?你答應過我哥哥會好好照顧我的,我哥哥可是為了你而犧牲了性命啊!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